细小到视乎星星儿状态及时调整座位

2020-11-13 07:44

广州市康纳学校,老师和家长正陪同自闭症孩子进行学习。记者莫伟浓 摄

采访这天的上午,康纳学校的六年(1)班正在上一堂“学规矩、有规矩”的课,屏幕上的课件显示,这是普通学校三年级的道德课教程,“我们一直从普通学校的教材中找‘灵感’,但适用的内容不多。平时依靠教研组一起编教程,但各个班级程度不同,单是在备课方面,老师就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心机,而且还常常遇上教学手法等难题。”这位班主任老师告诉记者,星星儿至今没有统一的教学教材,是开展常规教学的一大挑战。这种状况,在今年下半年,有望彻底改善。

康纳学校是全国首家公办自闭症特殊学校,经历10年发展,今年9月将迎来首批初一级学生。而摆在校长樊越波眼前的,依旧是师资紧缺的“老大难”问题。同样犯愁的,还有广州启智学校的校长陈凯鸣。

“这项工作,我们一直在努力着,但过程尤为曲折。”康纳学校校长樊越波称,建校之初,已组织一支专业教研队伍承担起编写义务教研阶段星星儿教材的课题,“随着国际化发展趋势,整个大纲和教学方法,不断地变更。”她说,由于星星儿的个体差异较大,而且分成了多种障碍类别,事实上,很难按最初预期编制一套统一教材兼顾所有学生需求。

“这个项目最富有成效的地方是,我们有了一支20人的特教助理队伍。”陈凯鸣介绍,在该校教育督导下,特教助理已经能较为自如地与普校教师进行教学协调工作,细小到视乎星星儿状态及时调整座位,大到协助星星儿在师生、亲属中开展社会交往,特教助理都要参与和推动,并形成相关的记录。陈凯鸣透露,年底的星星儿随班就读课题结题,将触及星星儿教学保障等多个方面,在全国是首创。文/记者谭秋明 通讯员杨希、黄仲杰

樊越波解释,这套教材有别于普通学校的教材,并不要求老师严格按照教材推进教学工作,但有助于老师更好地组织教学和选取教学内容。她说:“由于专门从事特教的老师,人数有限,素质各异,这份教材分年龄段,从评估入手,对应学生能力分层,让老师更易入手。说得简单一点,没有特教专业背景的老师,也能照着教材,开展教学。”她进一步指出,目前我国的特教资源分布不平均,对于星星儿教育康疗,各地的重视水平差异很大,而这套教材将有助于不同地区、不同教学水准的老师便利地开展教学。

目前,康纳学校有20个班级,每个班配2名特教老师,教师队伍约有70人,师生比约为1:2.5,而有特殊教育专业背景的,仅4人。樊越波称,高校开设特教专业和康纳创建几乎同步,“前几年招老师是几乎没得挑,这些年的新问题是,怎么把人留住。”她表示,特殊教育,尤其是自闭症教育,“老师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但成就感偏低,除了薪酬原因,学生的差异程度大,有的付出很多,却几乎没有效果。”

“特殊教育只是进展慢一点,我们要有信心。”陈凯鸣透露,今年底,星星儿随班就读课题即将结题,广州市将有出台一套星星儿随班就读的措施和政策。

1日是第8个世界自闭症关爱日。近几年,自闭症的发生率已经从原来的1/133上升到1/68,社会关注度不断提升。记者从广州市残联获悉,自闭症特教教材难产10年,有望于今年年底面世。全国首家特教公办学校康纳学校,经历10年发展,今年9月将迎来首批初一学生,但师资依旧是一大难题。值得庆幸的是,去年起,广州市对自闭症儿童随班就读项目实施了政府购买,有20名星星儿率先享受1对1的特教助理教学帮扶,在普通学校展开“无障碍”的学习和生活。

“对于星星儿是否需要统一教材,国际上也存在争议。”她表示,在日本等国家,有完善的特教教材体系,但星星儿不纳入其中,特教老师可参照特殊教育教学大纲,视乎星星儿学生的学习适应能力,自由选取教学材料。正是受到这样的启发,即将于今年底面世的星星儿义务教育阶段教材,将是一部工具式教材。

据悉,去年广州首次对星星儿随班就读项目开展政府购买,一次性投入20万元,至今已有20名星星儿享受了1对1的特教助理服务,在普通学校“无障碍”学习和生活。“这20个随班就读星星儿在学习、生活方面的稳步进展,已经形成了教学研究个案。而年底发布的课题结题,也是从这个20个个案作为基础,延展深入的。”陈凯鸣介绍,这个项目原本由随班就读的特殊儿童家长发起,目前由启智学校的星星儿特教老师担任教育督导,为正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20多个的星星儿提供全面指导。